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团购 > 列表
关注我们:

莱州市夏邱镇溪家村霸书记殴打村民致失去劳动能力

  各部门领导同志你好:  举报人:莱州市夏邱镇溪家村 姜京勇  身份证号: 370625196510026413 手机号码: 13791267085  被举报人: 莱州市夏邱镇溪家村书记 左敬伟  举报内容: 村霸书记村长, 霸占水源, 殴打村民,至今重伤,生活不能自理。  实事如下:   我是一个农民,承包村里100亩地,以种地为生,近几年天气干旱,我钻的百米深井都干了。  我村书记左敬伟自己下了管道,从留驾水库引水为周围几个村浇地, 水少地多,满足不了村民的浇地用水,浇一个小时48元,浇一亩地需水费150元至200元不等, 并且村委还贴出公告不准私人引水灌溉。2017年我种的苹果、樱桃及农作物,因不能及时浇水造成了很严重的损失,往年小麦亩产都在1300斤左右,2017年因没浇上水亩产不足600斤,为了生存,2017年的七、八月份我想自己引水浇地,左敬伟知道后,在村委员候占彩面前说:我要敢治水就给我砸断腿和我拼命。书记左敬伟家开了两个大型石英砂厂,一个在青岛市平度,一个在溪家村,仗着钱多势大欺压村民,我惹不起他,管道也没敢下。  直至2017年冬, 天气持续干旱,水源仍然不足,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种地没有水就没有收成,所以我必须引水浇地。  2018年1月19号管道挖好了,村委知道后,1月20号上午,村委人员在书记左敬伟的大棚内研究决定,不准我下管道引水。中午12点左右左敬伟的爹左玉铁给我打电话不叫我下管子,下午2点多钟村委员侯占才和村会计姜志华来我家进行阻拦说:左敬伟的爹左玉铁说给你写个保证书,明年叫你用左敬伟的水浇地,我没同意。下午四点多钟,老党员于广开到我家把我叫到大门外对我说:书记左敬伟下命令了,村委研究了,等会他领着挖掘机来给你把管道沟子埋了。 到了晚上6点左右,天都黑了,左敬伟开着轿车,领着挖掘机,后面跟着一个深灰色的面包车,拉着一车痞子来埋管道沟子,左敬伟下车后,一边骂着一边凶猛的向我冲过来,在众人面前左敬伟用拳头连续把我打倒在棘针林子里,我爬起来想跑,没等我站稳,左敬伟再次上前把我打倒在地爬不起来了,我被打倒后,左敬伟仍然不停的对我进行殴打。这时我大声呼叫救命,我大哥姜京宽听到呼叫声赶了过来护住我,并大声对左敬伟说:你干什么,为什么打人,你权再大能大过法律?在姜京宽的保护下, 我没有再次挨打,打我时在场的有姜京宽、候占彩、挖掘机手、一面包车痞子,还有我老婆和我儿子。  我老婆报了110,我大哥姜京宽给会计姜志华打电话说:姜京勇被书记左敬伟打倒起不来了,一会儿会计的丈夫李福杰,开着轿车拉着会计姜志华和书记的弟弟左爱民来了,随后书记的爹左玉铁开着轿车也来了。会计姜志华下车后,上前搀扶起我,和姜京宽把我扶上车。村委会计书记的姑姑姜志华、书记的爹左玉铁都大包大揽的说:一切算我们的,一定给姜京勇把伤治好,包赔一切损失,承担一切费用和补偿,都是一家人不用110,自己处理。我老婆感觉他们有诚意,就把110报警撤了,送医院检查是左敬伟付的费。晚上10点15分左右左玉铁给我打电话让我开门,说左敬伟到我家来,一会左敬伟和他弟弟左爱民来了,左敬伟说:叔叔我错了,我打你不对,我年轻冲动,你别生气了,原谅我吧。   22号早晨6点左右天还不亮,姜志华给我打电话说:左敬伟疯了,昨天晚上在地里转了一晚上,今天早晨又到他爹门前闹,左玉铁家没法过了,你给左敬伟打个电话安慰安慰他,你明年浇地用左敬伟的水 ,叫左敬伟给你写个保证书,我说:左敬伟都疯了还能写保证书,他把我打伤了,我家怎么过?   22号傍晚姜志华和丈夫李福杰来到我家,不管不问我的伤情就说:左玉铁和左敬伟都说了,明年叫你用左敬伟的水浇地,什么时候用水什么时候调水,水费贵了便宜点,把你下的管道他们花高价买回去,我说水费贵都不给我浇地,给他打电话浇地也不接电话,这时候李福杰接上说:我开车把左玉铁和左敬伟拉过来给你写个保证书,我说不用写,给我把伤治好了再说。他们买管道的目的就是掐断水源,夺回百亩土地。  为了息事宁人,左敬伟安排村委成员候占彩等人给我把未埋好的沟子处理好了,左敬伟在他爹左玉铁、会计姜志华等人的相伴下到我家进行赔礼道歉,承认打我不对,并承诺对我造成的伤害负责到底,此间,我儿子录了一段音能够证明左敬伟打我的实事。  去医院检查的结果出来了,脊椎骨多处受伤压迫硬膜囊伤害神经,左膝关节半月板受伤断裂无法治愈,失去劳动能力,左敬伟看伤的很严重,就撒手不管了,除了去医院左敬伟付了1500元左右的检查费以外,再也不管一去不回,不管不问而且不承认他打我的实事,并威胁在场的人不准给我作证。  我现在已被左敬伟打成重伤,躺在炕上下不了地,生活不能自理,左敬伟不给我出钱治病,我一直躺在家里没人管了,我上有80多岁的父母,还有重病在床80多岁的岳父,下有一个未成人的儿子靠我养活,父母常年吃药,父亲糖尿病伴随并发症已将近20年,住院数次, 每天靠打胰岛素维持,母亲患有高血压,动脉硬化和脑供血不足,每天需吃大把的药,腿脚不灵,行走不便,生活不能自理。重病在床的老岳父胃出血伴有脑血栓,常年生病住院需要照顾。我需要维持上下三代人的生活,加上昂贵的医药费用,现在我已无钱治伤。  我们去夏邱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不给立案,并且说:必须有两个外人作证,自己人不能作证,书记左敬伟黑天打人是有预谋的,就是让我们找不到证人。我们去镇政府信访部门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们并记录下左敬伟打人的经过。我们去司法部门工作人员了解了左敬伟打人的事实后,说要依靠法律走法律程序。我们又去找片长,片长不调查情况就说是我自己干活累的,不理睬我们。老弱病残的一家人怎么过?  我现在已经在炕上躺了接近三个月了,地里的农活只能找雇工,到现在苹果、樱桃还没喂肥,园里杂草丛生,苹果花因未得到及时补救措施造成冻害,小麦至今没浇上水。  我就不明白了,我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靠种地维持生活,我又不花国家一分钱,我治水浇地违反了国家哪条法律,国家支持农民治水,党和国家关心爱护我们农民的好政策,我为什么就享受不到。邻村村民治水,国家和村委还给予补贴,我村委为什么不但不支持,反而还反对,最终把我打成重伤失去了劳动能力。我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重伤在家无钱治疗,我求求党的有关部门、有关领导,救救我, 救救我的一家,为民做主,严惩村霸,还溪家村一片青天。    被书记打伤的姜京勇  莱州市夏邱镇溪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