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爱投顾 > 列表
关注我们:

彭定康的温和派宣言

20年前的本周末,英国向中国移交了手中剩下的主要殖民地——香港。在仓促完工的香港会展中心进行的交接仪式成为大英帝国庄严落幕的完美画面;在中英两国巨幅国旗之下,江泽民主席与查尔斯王子(Prince Charles)握手,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中国高级官员以及礼台左侧的末代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分列两旁注视。在布政司陈方安生(Anson Chan)君王般的监督下,伦敦与北京十几年前商定的一系列程序的最后一步就像时钟一样顺利走完。

由于奉行对外开放政策并准备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中国当时并不急于干扰刚刚得到的这只“金鹅”。邓小平已在四个月前去世,彻底废除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的重任落在了江泽民身上——这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伴随了中国之前一个世纪的衰落。令英国引以为傲的是其治下的香港从一个贫瘠的小岛发展成了一个重要的全球大都市,英国希望竭尽所能做好此次交接——将一块拥有700万人口的相对自由的领地交给地球上最后一个奉行列宁主义的大国。在香港,每年6月4日都会有群众上街举行烛光守夜,纪念1989年北京大屠杀的遇难者。

当天早些时候,摄影师在一场露天仪式上拍到了有雨水滑落彭定康的脸颊——又或者是眼泪?在《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新闻编辑室,我们花了一点点时间琢磨这个苦乐参半的问题——“帝国的眼泪”(Tears of Empire)会是个不错的大标题。当时我们正忙着出版一定是史上版面最多的一份报纸——248个布满广告的大幅版面。

彭定康很享受自己五年的港督生涯。在香港民主进程被英国拖延几十年后,彭定康推动通过了一项孤注一掷的政改方案——实行有限民主,这引发了北京方面的强烈敌意(称其为“千古罪人”),以及英国政府官员和有影响力的香港商界大量人士的不满。但尽管香港回归是注定的,它却只会引发对香港前景的强烈质疑——考虑到即将离去的殖民地主人与新统治者之间权力的不平衡。

首先,与其他殖民地不同,位于珠江口的香港并没有获得独立地位,如果不是政治与历史的强大力量使然,其经济发展和稳定本来足以配得上这样的地位。然而,根据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香港被移交到另一个国家的主权之下,香港居民的意见没有被征询,他们对伦敦将在“一国两制”模式下监督香港福祉的保证也将信将疑。

接下来几年并未带来任何确定性,北京方面已经表现出越来越强调“一国两制”中的“一国”。中国大权在握的领导人习近平将于本周末在香港出席回归20周年纪念日活动。他的行程得到香港三分之一警力的严密保护。为了避免让来访高官“难堪”,香港警方已经清除了抗议标语。通过由北京操控的程序当选的新任行政长官将于7月1日宣誓就职。新特首已经明确表示,希望避免以任何事情惹怒中央政府,比如多名香港书商在出版可能招致习近平不悦的刊物后被绑架至内地这样的事件。然而,这座城市仍然保留着不为内地所知的自由以及法治的重要堡垒。“六四”纪念活动每年继续在维多利亚公园(Victoria Park)举行。

彭定康的“某种意义上的回忆录”并没有详细讲述他在香港的日子——他在《东方与西方》(East and West,1998年)中对这段生活进行了详尽描述。但在香港回归20年之际出版《首次自白》仍然很合时宜,尤其是因为彭定康任总督期间很好地展示了自由主义价值观,他仍然倡导这些价值观,认为它们是“拥有体面未来的最好希望,以及仍然高尚的政治冒险的最强基础”。他以丰富多彩的一生中的转折点为例,强调有必要“在捍卫温和立场时不温和”。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