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名医堂 > 专稿 > 列表
关注我们:

跳槽后才敢吐槽前领导,算不上勇敢

今天故事的主题是

「不平等的对话」

1

通常而言,NBA开幕日即意味着我过生日(生于10月28日)。但2017年的第一场球,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早一些。开早市的原因也很有意思:前些年,有球队频繁轮休大牌球员引发职业联盟不满。于是有了下面这段对话。

联盟:轮休影响比赛质量。

工会:我不管,球员要休息。

联盟:质量下降,球迷缩水。

工会:我不管,球员要休息。

联盟:球迷缩水,收视缩水,票房缩水,品牌缩水。

工会:我不管,球员要休息。

联盟:那么,球员工资也会跳水。

工会:那??咋整?

联盟:要不减少比赛场次?

工会:那么,工资会少吗?

联盟:当然会。

工会:绝不可以!

联盟:那就早点开学?

工会:好吧。

双方通过博弈找到了利益的平衡点,这是协商对话的机制优越性。但这里有个前提,对话双方必须首先是平等的。

揭幕战,詹姆斯和欧文相遇了

2

揭幕战的设计显然是成心的——欧文对阵旧主骑士。考虑到前者休赛期上演的决裂闹剧,这简直就是一箱等待投掷的燃烧弹。欧文申请交易离队,是联盟今夏最为“复杂”的转会操作。最终,他选择了“招恨”选项,投奔了死敌凯尔特人。沉寂多日一度被传不和的骑士大佬詹姆斯随即发声,向小兄弟送出祝福:“对这个孩子我只有用感谢来送别!他是个特别的家伙,有特别的天赋!我对他只有尊重。”

人生经验反复告诉我们:只有在离职的时候,我们才能收获祝福;只有在散伙的时候,我们才能收获珍重;只有在道别的时候,我们才能收获和睦。

但为什么,当我们在共事的时候,只能收获源源不断的不快和争吵?我们的和谈机制为何屡屡无效呢?

因为,对话双方缺乏平等对谈的基础。

3

大当家詹皇和二当家欧文的主要分歧,是球队话事权持股比重的分配问题。欧文曾流露过对詹姆斯破门而入制霸皇位影响其顺利继位的焦虑:“当你把自己视为一个终将有所成就的伟大球员时,你的球队却迎来了一位像他(詹姆斯)那样已经非常伟大的球员,那么你就必须往后退一步。最艰难的莫过于找到一个平衡点。自私地说一句,我一直想要展现我真正的实力,每时每刻都在这么想。”

翻译过来就是:我以为骑士勋章终将颁给蛰伏了三年的我(2011年状元秀),可詹姆斯夺走了我的皇位和未来(2014年重回骑士)。我不得不仰人鼻息隐忍垂泪到天明,但我的“皇帝梦”狂野激荡从未泯灭。

光阴在光洁的地板上不断拓印着重影,欧文的焦虑则溢出了他的抬头纹——陪侍大王三年了,詹皇却从未制定过甚至暗示过传位时间表。

而他有所不知的是,詹皇同样“英雄有梦”。詹皇的字典里只有“霸权”没有“放权”:无论我去往哪里,周边都是我的小弟。请注意,在告别祝福中,詹姆斯依然对欧文仍使用了“孩子”的称谓。

对于詹姆斯的性格特征,篮球评论员苏群有过一段精辟的分析:

我们如何定义勒布朗·詹姆斯?不同的角度,可以看到不同的詹姆斯,但共同的特征是“主宰”。球场他是主宰,商界他是主宰,而在NBA这个大型的体育生态圈,他仍然想当主宰。前两个,乔丹都做到过,第三个,乔丹直到退役后多年,才完成心愿,而詹姆斯想一边打球,一边实现这个理想。他把“主宰”当做贯穿生命始终的梦想,他想做后工业时代的主人。

所以“主宰”小弟欧文,只是詹姆斯事业征途中最不以为意的片段。他的终极目标是,主宰老板。

是的,他正在这么做。他有权在本赛季结束后跳出合同,而他并未给骑士老板任何有关未来的许诺。

4

我们知道,欧文是带着怨恨离队的。他先是在社交平台上取消了对詹姆斯的关注,而后又在公开场合说了很多有关前东家的隐晦坏话。比如他说“我与那座城市的关系将会羁绊一生”。近日他又借抬高波士顿来拉低克利夫兰。“我感到很惊讶,这里是如此繁华,一切都生机勃勃,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要知道在克利夫兰你可绝对不会看到这种状况”。

在NBA摸爬滚打了十四个赛季的老江湖韦德认为,这样的“为黑而黑”显得特别无聊,并给予了年轻人一些忠告——那就是“别一离开一个地方就开始说那儿的坏话”。

“我一直提醒自己,在任何场合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论。作为球员,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下一站在哪里,保持对其他球队、其他城市的尊重是最起码的素质,这是我长久以来学到的经验。但欧文违背了这个原则,他可以选择离开,但绝对不该这样说。”

反正就我掌握的资料看,“热火队魂”韦德确实从未说过服役了十三个赛季的老东家一句坏话。去年,他在离职热火时说:“我满怀自豪与惊叹回首我们一起实现的那些成就。”而今年,他在离开公牛时说:“我一直梦想着加盟这样一支球队,很幸运,过去一年我做到了。”

所以,长久以来,我一直对韦德保持着“坚固的尊敬”。我始终认为,他的人品和球风一样,充满着优雅的腔调。

本场他再次证明了自己的好人属性:当海沃德脚踝弯折重伤,韦德本能地为对手跪地祈祷。

韦德跪地祷告

5

所以,我相信韦德对欧文也是出于爱护的好心,但后者并不打算领情:

“我感到很不可思议,我一直在反省我到底说了什么,直到我认真琢磨了他(韦德)的话,我意识到他不过是想要批评我的选择,因为他的资格老到足够对我提出任何意见,但我并不喜欢。好吧,让我们看看未来会发生什么吧,这是他去骑士的第几天了?他并不了解我的处境,那是我生活了几年的地方,他绝对不会理解,绝不会。”

欧文这段话的意思是:你知道我在克利夫兰经历过什么?韦德,你可真敢说!

他无非还是在隐晦地数落骑士对他的怠慢。

6

欧文的故事,让我想到了作家阿乙当年写到的一位央视体育解说员的专栏文章:

H将辞职理由挂在媒体炒作上,认为其颈椎病、睡眠差、精力不好以及解说不好,乃至崩溃,都由那些不良报道而来。

但在某足记博客里出现的另两篇公文,却说明了辞职的另外一条理由。那就是有人告状。既然是内部人告状,同志啊,你又何必出来斩外人一刀?

更可怕的是,在遭到内部人告状后,H也在“逐一反驳”里抬出同事Y、W、B的事例。对这种以损害他人来建立自己贞操行为的人,你能说他什么呢?人家告他状,他不也在告别人的状吗?

那些义正词严的信,如今在网上每天以若干万的阅读量流传,所恃是“辞职”二字。这不是有勇气的人,有勇气的人是在自己还在吃那碗饭时,敢于说出心中不快。

正如六神磊磊所说“没有代价和风险的勇敢,那都不叫勇敢。”

所以,千里之外(波士顿和克利夫兰两城相距1029公里)的键盘侠欧文取关詹姆斯、怒赞凯尔特人、怼喷韦德老前辈,那都不叫“勇气”,只能是过于天真的“孩子气”——这或许就是为何詹姆斯称呼他为“kid(孩子)”。

而在一档访谈节目中,当主持人质疑詹姆斯对欧文使用孩子称谓是否得体时,詹姆斯再次确认“这没问题”,“就是那孩子呗,我之前也是个孩子。”

是的,没人会认同“孩子”欧文的想法:骑士老板不可能为了宠溺孩子欧文而去开罪大佬詹姆斯——他俩在同一队伍中没有平等对话的基础,只能是小弟出局。

而比赛结果,又初步确认了骑士老板选择正确。

欧文面对詹姆斯防守,压哨三分不中,凯尔特人输掉了比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