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小镇 > 新房 > 列表
关注我们:

岳阳市广济医院医生一切向钱看医疗事故草菅人命患者发帖血泪控诉

 本人名叫邹峰,系岳阳市北港乡望岳村凉亭山社区居民。我与妻子于2008年结婚,2009年5月我妻怀上小孩,由于岳阳市广济医院离我家不远,为方便就医,自发觉怀上小孩起常规检查一直在广济医院做检查,母子健康状况一直很好,到2010年1月8日凌晨1点妻子睡在床上发现羊水自流出,我立即将她送往广济医院就症,当时主治医生姚医生说不需马上做剖腹产手术,可以住院观察保胎,我当时非常相信医生,因为第一次做父亲,什么都不懂,就完全把母子的平安一切交给了医生,于是我就交了2000元住院费,住院期间医生和护士只告知母子平安,建议保胎时间尽量延长。由1月8日凌晨1:00至1月10日中午11:15分之前医生说母子平安一切正常。

  1月10日中午11:15分,护士推进来一台仪器,说是胎心监测仪,安装好设备后随即离开,未告知任何关于仪器的观察和数据意义,大约11:22分,我听到仪器有异常响声,我马上跑过去看,发现仪器上有个阿拉伯数字从开始的150.145,降到90.70.20.甚至没有数字显示,直觉告诉我胎儿肯定出现了问题,非常惊慌,马上找医生,医生几分钟后来到病房,一看仪器,忙向我解释波浪线哪里是属正常,哪一段属不正常,并未告知不正常代表什么,我当时非常恐慌,也未详细问明,其中不正常的一段正好是报警后9分多钟,解释完之后决定要做剖腹手术,术前叫手术医生到手术室准备,叫我签什么这样那样字,我非常担心母子情况,只想快点进行手术,未做任何详看,一口气全部签完,等等工作花费了近半个小时,约12:12分,我妻子才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共进行约2个半小时,在手术进行到20分钟左右进去一位岳阳市妇幼保健院的儿科专家进入手术室,我不知道为什么来了这样一位专家,期间接产医生大约在手术后40分钟左右出手术室告诉我说孩子只有两斤不到,可能很难存活,我立即要求全力抢救,大概又过了40分钟左右,接产医生和妇幼专家一起出手术室告诉我胎儿太小,各个方面都不成熟等等情况,没什么希望了,并反复强调胎儿太小。我又要求全力抢救。大约在手术最后半小时的时候,广济医院妇产科陈主任进入手术室,查明情况后出来告知结果我:孩子体重约3到4千克,是个男孩,已q抢救无效身亡。两个完全不一样的结果,仅仅过了不到40分钟,难道我的儿子(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虽然我知道我没有资格也不配这样称呼你。)从2斤,1000克左右自己长到3000克到4000克,有这个可能吗?后来看到胎儿,也确实是陈主任所说的情况。后来院方解释是开始说的2斤是医生感官上的误差,我不知道两位专家,一位专门负责接生的专家,一位是市妇幼保健院的儿科专家,为什么2000克到3000地这么大地误差都分辨不清楚,还称之为什么专家,还在继续行医问诊,还在草菅人命吗?2000克到3000克的误差我想连10岁小孩都分辨得清楚。

  1月10日中午12点到1月11日中午12点整整24小时,院方处理事情的直接领导无一人露面,我妻子病房到目前为止无任何院方代表安慰探望。1月11日中午12点,我等了32个小时院方终于在处理医疗事故的部门见到了一位姓吴的主任,吴主任说他作不得主,院长在外旅游,要等姓沈的主任过来再谈,姓沈的主任下午4点半到办公室,刚落座就讲明了他代表院方的态度,他说:“我们经调查已得出结论,我们认为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没有过错,如果你们认为广济医院有什么责任,你们可以上告,我们不怕告,我们还是讲道理的嘛”。

  1月11日晚,我整晚都在写大字报及事情经过的事实,1月12日早晨7点,我原想将大字在报贴在广济医院门口,被早有准备的沈主任当场撕毁,广济医院的全体保安手持铁棒将我家亲戚推出门口,沈主任更是气势凶凶将我放在地上的“血泪状”纸踩碎。我不过是陈述事实经过,不知道院方为什么这么横蛮,难道是做贼心虚?

  再后来院方叫来医疗事故协调中心的人来协调,按双方约定下午14:30来到协调中心开始协调,在协调过程中,市协调员打开已封存的住院期间病史资料,发现没有手术过程的记录,院方解释病史被封存来不及写。后来进行进一步调解,院方表示没有任何过错,但愿意给一定的补偿。我想既然院方没有任何过失,为什么愿意给一定的补偿,难道是出于所谓的仁义???

  时至今时今刻,我及全家已经是欲哭无泪,上诉无门,出来说是处理事故的领导不是代表院方,就是代表政府(政府是代表什么?三个代表是什么?)

  我光代表我自己尸骨未寒地儿子(请再一次允许我这样称呼你,虽然我知道我没有资格也不配这样称呼你。),手持一纸——血泪状

  一 声讨广济这所推推卸责任,丧失医德的医院。

  二声讨广济医院里利用各种权利和手段.欺弱护强的领导。(听说是院方后台位高权重,一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至亲,二是市一医院的副院长,三是市二医院教授)

  我乃一普普通通平民,回天无力,只要求严惩事故的直接责任人,恳请广大网友帮忙一起声讨,以平民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