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关注我们:

北大熊教授的悲剧在大连医科大附属第一医院重演

投诉主题:北大熊教授的悲剧在大连医科大附属第一医院重演投诉地址:大连医科大附属第一医院 [辽宁省/大连]投诉企业:大连医科大附属第一医院投诉原因:  北大熊教授的悲剧重演详细内容:北大熊教授的悲剧在大连重演  -大连医科大附属第一医院非法行医草菅人命   熊卓为教授被北大医院科非法行医致死,其家属经过近4年半的努力总算为熊卓为讨回了一个说法,还算不幸中的万幸,但钱栋文被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非法行医致重度残疾,其家属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虽然官司已经打了三年,但没有任何的实质进展:   一、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大医一院)没有告知病人家属就擅自切除病人钱栋文的肝右叶!拿病人做实验!   患者钱栋文在2007年2月13日因胃癌入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本来只是来做胃癌手术的,但大医一院却在2007年2月27日做胃癌手术时擅自把病人的半肝切除了,并且在事后伪造病历!(见图片)   1、大医一院住院病历2007年2月26日术前小结清楚地记载:“拟行手术:胃癌根治术”,并没有“肝右叶部分切除术”,麻醉医师访视记录及麻醉同意书上也清楚地写道:“拟在全麻下行胃癌根治术”、“拟施手术名称:根治术”,也没有“肝右叶部分切除术”。   2、大医一院住院病历2007年2月26日8:00的术前医嘱上也没有“肝右叶部分切除术”,术前医嘱是这样下达的:“拟于明日8:30全麻下行胃癌根治术,备血800ml,血浆400ml。”  3、大医一院住院病历2007年2月26日危重患者护理记录:“明日8:30全麻下行胃癌根治术,术晨禁食水”。护士也是按照2中的术前医嘱来执行的,根本没有肝右叶部分切除术。   4、大医一院住院病历中麻醉同意书的术前诊断是胃窦癌,拟施手术是根治术,也没有肝右叶切除   6、大医一院住院病历中麻醉记录的术后诊断是:同术前,即胃窦癌,说明连麻醉医师都不知道手术医生进行了肝右叶的切除术。    麻醉医师和护士的术前、术中医疗文书证明了大医一院没有告知病人家属就擅自切除病人的肝右叶!拿病人做实验!在病人家属得知患者被半肝切除后,又伪造了手术同意书。   二、大医一院“郭强”在2007年3月2日凌晨3点开始非法行医,对急性左心衰没有及时诊断、及时治疗,导致钱栋文病情进行性加重,7点转科到中心ICU时,呼吸心跳停止。  根据一审法院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实:郭强是大医一院的临床研究生,在为钱栋文诊疗时没有取得医师执业资格,但却独自为钱栋文诊疗,属于典型的非法行医!   1、大医一院提供的病历原件中的“心电图请求单”就是郭强非法行医的铁证;   2、证人徐万禄的证言是大医一院郭强非法行医的又一铁证。   一审法院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已经查明:徐万禄在法庭上已经充分地证实了2007年3月2日凌晨当钱栋文病情发生变化时,由郭强一个人为患者钱栋文进行诊疗。   基于大医一院非法行医的事实,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六十一条规定“非法行医,造成患者人身损害,不属于医疗事故。”患者钱栋文家属没有同意大医一院要求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申请,而是申请进行司法鉴定,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同意了钱栋文家属的申请,依法委托了北京法源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依北京法源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做出由大医一院承担45%赔偿责任的判决,大医一院上诉后,二审法院大连市中级人们法院却将此案发回重审,要求补充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一、条例施行后发生的医疗事故引起的医疗赔偿纠纷,诉到法院的,参照条例的有关规定办理;因医疗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其他医疗赔偿纠纷,适用民法通则的规定。二、人民法院在民事审判中,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或者依职权决定进行医疗事故司法鉴定的,交由条例所规定的医学会组织鉴定。因医疗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其他医疗赔偿纠纷需要进行司法鉴定的,按照《人民法院对外委托司法鉴定管理规定》组织鉴定。”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六十一条之规定,本案属于医疗事故以外的原因,不应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而应做司法鉴定,不应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而应适用《民法通则》   因此一审法院的判决是有充分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但二审法院却非要发回重审,而且是在2017年4月28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北大医院非法行医案进行二审宣判之际,大医一院对患者钱栋文的诊疗与北大医院对熊卓为的诊疗有着惊人的相似,都是典型的非法行医,但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却对同一类案件做出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截然相反的判决!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发回重审的裁定的依据是什么?按照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看,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是极不公正的,目的只是在帮大医一院拖延时间,本案已经拖了三年了,不知道还要拖到什么时候,在2017年7月1日《侵权责任法》即将生效之际,患者钱栋文家属呼吁广大患者们一定要高度关注最高人民法院的关于《侵权责任法》的司法解释是否能够解决在医疗纠纷诉讼过程中存在的这些问题!让熊卓为们的冤屈能够得到伸张!   患者家属住在长白山边远山区,现在已是山穷水尽,无奈发表此贴,欢迎记者前来采访!   患者家属(女儿)联系电话:13904491968 内容关联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