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校媒 > 列表
关注我们:

信阳市浉河区游河乡移民搬迁乱象丛生 政府公信力遭质疑

点击浏览下一页

【核心提示】:日前,本网接到一个举报电话。电话中称,他叫周发清,是一名来自信阳市浉河区游河乡游河镇的搬迁移民。2009年8月10日,他与“信阳市箐华广告装饰有限公司”(法人:周得友、李正富)签订了一份《游河乡游河镇淮干滩区移民安置房联建工程合同》,并交了5000元的选房定金(一张收据,李正富收取,没盖章)。按合同要求工程在当年完成,且包办房产证,建筑营业税和管理费质检费等又公司方全部负责。然而,他所选定的房子成为了别人的,也没人跟他说明原因,更没有提到退选房定金。他多次找到开发商、乡游河镇居委会和乡政府,都像踢皮球式的踢来让去,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只好请求媒体帮助。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一张图纸”骗过许多百姓,开发商玩起“旱涝保收”之招

接到电话后,本网编辑于3月22日来到游河乡游河镇居委会,见到了举报人周发清的老伴。她在镇上的房子在原乡兽医站院内,兽医站对面就是游河乡移民搬迁指挥部。见到我们后,她介绍说她的老伴周发清是原兽医站工作人员,已退休多年,兽医站院内的房子是她自己盖的,现已搬迁,但补助款的一部分还没有到位。王阿姨介绍说:“09年的一天,镇居委会陈银勋(音)主任带着三个人,听陈主任介绍说一个叫周得友,是开发商,一个叫李正富是公司管钱的,还有一个是乡领导。他们拿着一张图纸,说是三官村移民搬迁房设计图,将来镇上的都必须搬到这个地方居住。先交选房定金,然后按照选号入住。当时,她的儿子交了10000元选了两套房,门挨门,并签订了两份合同。按合同要求,房子在当年建好,且每平方米售价650元,可是一直等到2015年才开始建房,原因是移民区政策不确定,选定房的太少,政府怕建房卖不掉。到2016年底房子建好后,只分给俺家一套房,价格每平方米涨了50元。找陈主任问说不清楚,问开发商说让找乡政府,找乡政府说选房子的多了,没那么多房子了。问俺家定的那套房子卖给谁了都说不知道。后来,通过多方打听才知道俺家那套房子卖给一个姓陈的,交选房款10万元(多出9万5)。”

没盖房子先收钱,选房不够就不建房。一拖就是七、八年,移民政策落实了才开始建,买房的多了就涨价,且选房费翻几番。开发商玩的这招“旱涝保收”的确高。而且,那些翻番多出的选定房钱都哪去了呢?这不能不让人们想到幕后的某种利益链条。

游河乡游河镇移民搬迁怎一个乱字了得?

接着,本网编辑电话联系上了原游河乡游河镇居委会陈主任,陈主任在电话中介绍说,从09年开始在三官村建滩区移民住房(当时还没有这个政策出台),在乡政府的主导下,委托“信阳市箐华广告装饰有限公司”垫资建房。当时,因为政策不明了,许多滩区居民不愿意搬迁,所以自愿订房的很少。为了建房能卖掉,乡政府完全授意并默许一家可定多套房,即便就是这样,订房者也很少。由于资金问题,建房从2010年开始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建完,第一批安置房从2015年开始正式建,到2016年建好。去年,出山店水库滩区移民政策出台了,愿意搬迁到三官村移民安置房的越来越多,住房供不应求,房价涨,选房费涨。分房随机,不按原选定房为准,总之,非常乱:开发商埋怨乡政府把关不严,乡政府责怪开发商建房太慢太少,选房者拿不到自己原订房,后来者为买房掏高价买房号,镇居委会左右受气里外不是人等等。

点击浏览下一页

搬迁户被多次忽悠,政府公信力遭质疑

下午4点左右,本网编辑来到了游河乡政府,乡党政办黄勇志主任接待了我们。本网编辑向黄主任说明了来意,就了解的有关移民搬迁的问题进行了咨询。黄主任说:“乡政府为了引进淮干滩区项目,就在三官村(当时是一片荒地)征地建安置房,老百姓根本就不愿意来,建好的房子卖不出去。乡政府就想挂靠淮干滩区项目(当时发改委已立项但还没批),以这个名义吸引滩区居民来买房,规定:符合滩区移民标准的2万元就可以买一套房,就这样还是没人愿意来,包括最早建的房子:静波苑和安澜苑截至去年出山店水库项目批准之前还有大量的房子闲置。就出现了之前本网编辑了解的那些乱象,游河镇居民对此反响很大,最突出的现象就是房号的位置很乱,乡政府也先后公示了两次,一公示就被老百姓撕了。”

本网编辑就此想看看乡政府出示的公示中有没有周华清的房子时,黄主任以工作很忙人手太少给予推辞,但答应两天后给予答复。当问及找游河乡现在分管移民搬迁工作的冯书记或现任游河乡游河镇居委会主任时,黄主任也已工作忙的理由推辞。对于本网编辑了解的这些的情况也给与肯定,也承认这些一直都是由政府主导的,并且先期确实比较混乱,拆迁区群众意见比较大。

最后一位知情人告诉本网编辑:“游河乡政府多次忽悠拆迁安置户,这种做法是典型的不负责任,官商勾结借机发拆迁移民财的集中体现;不按合同办事,欺诈老实可怜守规矩的移民户,本应该客观、公正、透明的国家移民安置政策而演变成个别乡政府领导主观随意性极大人情工程,到最后卸磨杀驴,让政府的公信力大打折扣,失信与民。”

事情的最新进展情况,本网将进行追踪报道!(新华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