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爱投顾 > 列表
关注我们:

《人民》郑西坡的诗及郑乾存在的意义

《人民的名义》中,大风服装厂的工会主席郑西坡,是一位愿意为工人说话的好干部,同时也是一位“诗人”。

郑西坡的儿子郑胜利,为了套取过世老妈留给自己的结婚钱,不惜和女朋友宝宝去办了一张假结婚证,结果郑西坡却把那笔钱入了新大风厂的股份。眼见儿子和女友领证归来,他心里是既高兴又忐忑,生怕儿子问他钱的事,便几次岔开话题,朗诵了一首自己写给儿子的诗,叫做《一般化的女孩》。这首诗内容是这样的:

孩子,你一直挑肥拣瘦

熙来攘往的人流中

还是一般化的女孩居多

平常的面孔和身材来自平常的家庭

熊掌才有几只燕窝才有几个

白菜萝卜是大众蔬菜

“宝马”拴进咱家槽头的几率微乎其微

可以预见的是今后的多年

经常出没在这个小城街边的

仍是你妈妈灰驴子似的脚踏三轮

倾尽家庭积蓄老爸为你准备的

八十平米的五楼小窝

不会有凤凰来为你下蛋

张怡宁嫁给钻石王老五了

美人鱼郭晶晶游进霍家鱼缸里去了

婀娜多姿的人尖子

换一千次怀抱也轮不到你伸出胳膊

孩子咱们在低处

天上的月亮只能望望

找一个一般化的女孩吧

她们是平民家庭的女儿

就像你妹妹这样的女孩

你妈妈少女时那样的女孩

你姑姑青春时那样的女孩

走在人群中她们相貌平常

不会引人回头

实在说,当时听到郑西坡朗诵这首诗时,我感觉不怎么样。这首诗太口语化,太过普通,就像把对儿子说的心里话做了一下分行而已。当时我的感受是:郑西坡这位诗人,看来诗写得并不怎么样,只能如他自己所说,写写打油诗罢了。

但是,当我在电视剧里,看到郑西坡再次朗诵他的诗歌时,我却被深深地感动了。这次是在省委书记沙瑞金来大风厂,与职工们座谈的时候,郑西坡朗诵的,诗的名字叫做《母亲的专列》:

这是您惟一的一次乘车

母亲 您躺在车肚子里

像一根火柴那样安详

一生走在地上的母亲

一生背着岁月挪动的母亲

第一次乘车旅行

第一次享受软卧

平静地躺着像一根火柴

只不过火柴头黑

您的头白

这是您的第一次远行啊

就像没出过远门的粮食

往常去磨房变成面粉时

才能乘上您拉动的

那辆老平车专列

我和姐姐弟弟妹妹

陪伴着您

窗外的风景一一闪过

母亲 您怎么不抬头看看

只像一根躺着的火柴

终点站到了

车外是高高的烟囱

这首诗歌感情深沉,通篇没有华丽的辞藻,不玩弄任何技巧,却催人泪下,动人心扉。

在诗人的笔下,他的母亲一辈子都没有出过远门,没有坐过火车,一生唯一的一次乘车,也是最后一次乘车,却是在去往火葬场的路上,灵车变成了诗人母亲的“专列”。

诗人母亲的一生,像一根火柴一样,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子女最初的路,当她耗尽了自己最后的光芒,她亦如一根燃尽的火柴那样安详宁静。

诗歌本身蕴含的浓浓亲情和悲伤,加上郑西坡的扮演者李光复老师的真情演绎,和剧中现场气氛的渲染,使这首诗更加打动人心。

看到这里,我不禁对郑西坡刮目相看了。原来,这位工会诗人,还真是有两下子的!

那么,问题来了:郑西坡是虚拟的人物,诗肯定不是他的作的,那么会是编剧周梅森作的吗?可是,我看过的原著小说里并没有写到这首诗,周梅森擅长写小说,没听说过他会写诗啊!

那么,这首诗的原作者是谁?

因为忙着写我的小说连载,没有顾得上上网搜索。今天得空,想起这件事来,便上网搜了一下,还真搜到了,原来这两首诗歌的作者都是同一人,是一位农民出身的老诗人丁可。他的诗歌描绘的都是底层百姓的生活,真实,不矫情,不生硬,不美丽,却令人感动。

这首《母亲的专列》是诗人丁可写给他去世的母亲的,那首《一般化的女孩》是丁可写给他二十九岁的儿子的,是劝儿子脚踏实地,找个与自己条件相当的女友,不要好高骛远,贪慕不切实际的东西。电视剧里只采用了前半部分,原来后面还有两段:

能知冷知热地疼你

你贪睡时嘟喽你

能把盘子碗筷洗得很干净

能给你及时缝上掉落的扣子

能不打着孩子骂奶奶

能在你妈妈不舒服时

接过脚踏三轮吱扭上街头

哦  转眼又是春天

柳丝儿就要轻抚着暖水

飞翔的蹦跶的蠕动的都要配对了

一只虾也牵住另一只虾的手

虾如果奢望相挽鲤鱼就会很犯愁

我的孩子啊 你还挑剔什么

在生活水面下咱们都是蹦跶的小虾

整首诗前面都很写实,很日常化,生活化,显得比较啰嗦平淡,但最后三句,一下子就把全诗的意境提升上来了:“虾如果奢望相挽鲤鱼就会很犯愁/我的孩子啊 你还挑剔什么/在生活水面下咱们都是蹦跶的小虾”。

尤其是结尾一句,把底层人民生活的心酸艰难无奈表现得淋漓尽致。

周梅森在电视剧本里放进这两首平民化的诗,为电视剧增色不少,为“人民”加重了一点分量。听说丁可是周梅森喜欢的诗人,也是他的老朋友,电视剧里采用丁可的诗,是跟丁可签过了采用合同的,也已支付给了丁可稿酬,在片尾中也有诗歌原作者是谁的字样。

为周梅森和电视剧组点个赞叫个好,因为他们懂得尊重写作者的原创劳动。

*为郑乾拨乱反正!你看懂《人民的名义》中郑乾的存在意义了吗?

《人民的名义》中,不大着调的郑乾戏份还算不少,看似和剧情不搭,所以,一到他没完没了的在屏幕上贫的时候,观众就有不少吐槽的,巴不得赶快跳过去,看书记们的表演。

一出场,给人一另类的印象

其实郑乾和宝宝的戏分不是没用作用的,至少,他在剧中代表了一个不同时代的小屁孩,在这个全新时代的生存状态,他对剧情的完整性和丰富性,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郑乾原名郑胜利,后来自己改名“郑乾”,是“挣钱”的同音,虽然看似吊儿郎当,但是他对挣钱有着强烈的动力,首先他的社会身份是一名公司的创办人,是一家信息技术公司,虽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可能就是一些删帖、帮人发帖等入门级的工作。

自己改名“郑乾”

但是,记得当时他爸爸郑西坡被程度私自带走关押的时候,他发了一篇网文报道,随后传遍网络,很快,全国各地,甚至国外都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也正是因为这篇网文,他爸爸以最快的速度被释放,同时渣渣程度也被严惩,剧情顺利延续。

黄毛和宝宝才是人民的代表,不可或缺。他们和大风厂的下岗工人共同代表当下人民百姓的生存状况。没背景,没资源,有的只是自己的双手,为生存无奈的各种的贫。

若没有这些小人物的出现,剧名真可以换成《王者荣耀》或者《以检察的名义》、《以书记的名义》了,与人民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