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抗癌 > 列表
关注我们:

求救,请有关部门严查平南9.21砍杀案捐款被侵吞事件,还真相大白

  2012年9月21曰是我这一生最为心痛的日子!到今时今**都接受不了:两个可爱的儿子竟然被那可恶恶魔给砍伤残了。  今天下午,我得到消息:孩子复诊的费用暂时报销不了。问及原因竟然是我没有签所谓的协议书和承诺书!若是这个原因我宁愿把发票拿回来。现在zF协调都办不了那以后要申请纯属空话。看着伤残的一双儿子心中的痛谁会知晓?…   9月21日到今天整整80天了。这80天里所发生的事使我感到无所适从,一切太残酷了!看着需要悉心照料的一双伤残的儿子我真的不知所措!现在复诊的医疗费先前说可以在后续的医疗费里报销,但事实并不是zF所说的那一回事!我想:有后续费用是一回事,得不得到可能又一回事吧!所有的一切‘都让我对相信zF有所质疑。难道这要我们受害家属倍受精神和经济上的双重重创吗?出事到今我几乎夜不能寐,精神面临崩溃…想到两个孩子都需要两次巨大的医疗手术费用我很担心…  在心理专家远程辅导一个多月,大儿子终于开始向往学校生活。我不失时机的把他的意愿告知了他的班主任。在班主任做好了同学们思想工作后我把消息告诉他,儿子欣喜若狂,但他过了一会儿就沉默了。我开导他让他告知原因。他小心奕奕地说:妈妈,我很害怕别人笑我脸上的伤疤还有被砍掉的牙齿。”  我对儿子说:“你出生时比很多人帅气。不要理别人怎么对你,你永远是妈妈最帅气的儿子…  天下着细雨,我把儿子交给在校门口等候的学校领导。儿子-直把头压得过低。我想:他一定是害怕别人笑脸上的疤痕。我对他做了个鼓励的动作希望他别担心。…心中的痛谁能明白?  在还到放学的时间我已到校门口等儿子出来。终于看到他走出来,我连忙拉着他的手问:“今天上午心情怎么样?”“还行吧。”他说。“同学们好我很关心”他的神情让我神经有所放松。心中念叨:只要他开心是我最大的快乐。沉痛的心…  我在送孩子上学的路上,孩子突然幽幽的对我说:“妈妈,我就是再努力以后也没有机会去当兵。”听了孩子的话我一怔。我知道儿子挺羡慕当兵的人。忙安慰他:学习是为了充实自己不是…儿子后来的一句话更令我倍感伤心。  他打断我的说话说:“妈妈,特别是弟弟他失去了一个眼睛,他更没有机会像镇长那样在政府工作。”我无言以对只知道儿子超会思想。后来,我告诫他不要在弟弟面前说这种话,否则弟弟会很伤心。在儿子面前我从来不敢流泪,我不想…从儿子的话语中我体会到儿子的…  天下着雨,天气变化很大。帮孩子加衣却遭到孩子的反对,唯有耐心劝说。小儿子因眼睛的伤残还回不了学校但他知道哥哥考段考了他也闹着要回学校考试,我与他班主任沟通后领取试卷回家让他考。看着他兴奋的样子我泪流满面:-个活泼可爱的孩子竟让吴业昌这个可恶的家伙一刀下去给毁了,毁容伤残让我们全家承受一辈子的痛。我们平白无故让那恶魔给害惨了!政府中的某个书记.说政府没责任,在水果街这几年中连发生几件伤死事件至今天网工程没有实现、治安岗也没有设、巡逻车见不到,预防突发事件的宣传栏也见不到,这应该是谁的责任?什么责任?事情发生了就自认为没责任,为官为到这个程度不如回家种田!  9月21 日到今天己有80天了。或许除了我们16个?受害者和家属永远不会忘记那黑色的9.21外已没有多少人记下那天有16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在和平年代竟然惨遭精神正常的恶魔吴业昌用柴刀砍杀,三条鲜活的生命倾刻消逝,余下的十三个都有不同程度的伤残,有三个重伤的孩子在9月23日转南宁区人民医院和医科大。我在孩子在ICU里经历了精神上的煎熬,孩子遭受肉体伤残。面对这突然而来的灾难,不知所措。两个孩子在我这一个普通的家庭里出了这样的事我觉得天要塌了!这些日子是我今生不能忘记的!  9月21日本来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14:10我还在做家务邻居告知:梓健在学校被人砍伤要立即赶到人民医院急诊室。我听后无论如何都不要相信:儿子一向与同学友爱相处,聪明善良。是否搞错?我忙打电话给午托老师和他班主任,都是忙音。我把情况告知孩子的爸爸。他也半信半疑。我们分头去学校和医院看个究竟。我一边开电动车一边心里祈祷:梓健、梓明平平安安…当我赶到冠英小学旁发现有许许多多的家长及群众在议论纷纷,我来不及听他们在说什么就冲到学校大门旁,看到校警正处于紧张状态,大门紧闭,校内的孩子们哭喊声一遍。我看到远处的午托所门前大群警察正在忙。因找不见梓明,我急得泪水直流。一位家长也因没找到自己的孩子陪着我掉眼泪。她安慰我:没事的,…我唯有去急诊室我的孩子了。我顾不上眼泪直流开着车向人民医院方向。我赶到人民医院被告知受伤的孩子在五楼。我以最快的速度奔走向五楼。在五楼的走廊里我见到孩子的爸爸,他告诉我梓健已送入手术室进行抢救。我说我找不到梓明我很担心。我的头脑己不知什么时候一片空白。我夫妇两人重新审视走廊上受伤的小孩。我的目光落在一个没有上衣眼睛和脸上都有纱布,满额都有血迹的孩子身上,我注意到他穿的裤子,这就是我今天早上给梓明穿的!我哭喊着:这也是我的孩子!护士正准备送他进手术室,我追上去握住孩子的手边叫:明明我是妈妈。…孩子的手有些凉,他张开嘴发出:妈妈两字之后鲜血从鼻梁处喷出。我的心像捅了刀子一样!我俩个宝贝都在经历生死!我像傻瓜一般…  我欲哭无泪。看着走廊里不同人的面孔同样的哀愁,我的心像被掏空一样。丈夫提醒了我:快上六楼手术门口等吧!我这才回过神:两个孩子都在手术台上。我完全不想那么多:只求孩子能活着。到六楼手术室门前看到医生和护士们进进出出很忙。我-下子看到门旁堆放有几双沾染有血色的童鞋,可想而知现场一定触目惊心。我不敢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谁会凶手现在还没有判决,孩子还没有治好,赔偿没有到位,平南政府如果不处理好这件事,我们去哪里讨回公道???难道要我们到中央去申请救助吗?不只是2个孩子,还有其他14个死伤的孩子,15个家庭的痛  出事当晚到孩子出院医院里一直有警察看守 我们顾着孩子都没心思做其他事了 而且媒体来采访除了新华社记者其他的都被警察挡住了 实情根本没有报道 也没有后续的跟进报道 zf派了专组负责我们13个受伤儿童的一些人员给我们洗脑 让我们相信ZF 我们书读的少就信了他们 谁知道现在才发现zf说的都是假话。  受伤孩子的名字有( 罗晓雯 林宇轩 周天乐 卢华演 林思锦 梁永清 吴萗章 严成志 方梓健 方梓明 蒋永榆 吴英杏 吴。。。。???)死去的孩子的名字就有些不清楚了 学校的名单没出来   现在就说平南县所有单位 企业 个人 为9.21捐款一事讨论 我们13位受伤儿童的家长在此感谢大家的关心和爱心。zf当时以此事的名义来招集募捐 但事后这笔善款去向不明 这对得起捐款的各位有爱心的人士吗。事情拖到此时此刻。我们也忍不住要做些什么。  只是我们这些家长不懂法律 不会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到县司法局 教育局 县府 卫生局 几乎所有的机关单位跑遍了 可就是为了到医院为孩子的后续治疗 当初的捐款说所有善款用于9.21事件上 可为了千多块的治疗费 跑来跑去 各部门也没有答复 什么费用都要申请。申请了十多天也没着落,为了起诉午托负责人 连我们到医院拿张药费清单也不给 一直以为相信ZF 可是我们错了   出院当天,孩子们的治疗费用医院打给我们的是每个孩子不到7000元 其中三个重伤的不到12000元 可捐款后 政府给我们的说法是受重伤儿童每个35000元 其余10孩子个用了15800至20000元不等 这是什么概念???截止至出院当天医院打给林宇轩的清单包括治疗费 护理费 床位费 药费 手术费 所有费用在内才6402.13元 可政府给上报的数字却是15968.13元。这数字和医院给的清单相距甚远,引人猜想。  事情过了许久了,淡了, 政府对我们这十几位家长也不怎么理了,社会关注也没有怎样。你们看电视新闻特别是平南台,才说过几次?说公布一切,可政,府做到几成,捐款一事很多开厂的开店的都捐款了,可收条都没一张。政,府的红榜也没公布,电视上也没公布。在平南县出的事,政,府居然说没责任,我们是良民,政府的子民,他们是父母官,哪有子父母官不管民众的,如果不管 为什么要我们交税,为什么要设立那么多机关 不为民办事 那能叫父母官吗?他们某些官员说:你们不要来烦我们,你如果不服也可以出街杀他十个八个的!好一个杀他十个八个,这是人说的话么?)  已经两个多月了,如此重大的案件,这政*府的办事能力......?还说家长们情绪稳定!!我们心情能稳定得了吗???只是苦了孩子了。  死亡的孩子明明不止三个,为何说死了三个,我在ICU就看见三个,在ICU病房死的。我的同学在参加义演募捐大会上宣布的是800多万元,现在和我们说的是208万元,给我小孩救助金是三万元,这么大的伤害才给三万元,我怎么收得下?  方祠学 15278567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