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9999@126.com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体育 > 列表
关注我们:

世界杯记者手记:孤独的喀山行与东方的白兰地

原标题:世界杯记者手记:孤独的喀山行与东方的白兰地

中新网记者 田博川 摄"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18/06/15/2e4941990e4a417cb20250509e31ae2d.jpg" style="border:px solid #000000" title="记者乘坐的西伯利亚航空的航班。 中新网记者 田博川 摄" /> 记者乘坐的西伯利亚航空公司航班。 中新网记者 田博川 摄

  中新网客户端喀山6月15日电(记者 田博川)6月15日清晨,仅睡了4个小时的大脑还回荡着东道主球迷在大胜后狂喜的呐喊,身体已经站在莫斯科多莫梅杰沃机场,等待西伯利亚航空飞往喀山的航班。

  一群秘鲁球迷在机场的高歌,提醒着一同辛苦早起的还有这帮追随着各国参赛球队的死忠。如今的秘鲁队战斗力很强,又多年未在世界大赛上露面,世界杯前的热身赛,状态也出奇的好,很可能在这届大赛上成为黑马。

  因为工作安排的需要,记者这次前往喀山以及今后的20多天世界杯报道路线,都是单兵行动。路上寻找一个同行成了内心极大的渴望。可是一登机自己便打消了这个念头。飞机上大概四分之一的座位都空着,亚洲面孔屈指可数。记者附近的几个座位都无人占领,这也许算是这次孤独喀山行的小小前奏。

中新网记者 田博川 摄"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18/06/15/601f61128c8d45c48da4d08001c9e23c.jpg" style="border:px solid #000000" title="机场领取托运行李处,一眼望去没有一张亚洲面孔。 中新网记者 田博川 摄" /> 机场领取托运行李处,一眼望去没有一张亚洲面孔。 中新网记者 田博川 摄

  根据之前的约定,喀山的房东举着写有记者名字的牌子来机场接机,他叫斯塔斯,是一个地道的喀山小伙。不会讲英文的他和不懂俄语的记者为了不让场面过于尴尬,便在前去住地的路上借助着翻译软件“尬聊”了起来。

  说到昨晚的比赛,斯塔斯很兴奋,说5-0这个比分真的出乎俄罗斯太多球迷的预料。虽然赛前都很希望俄罗斯队获胜,但心里对东道主目前的实力着实没底。记者则摆起了“骨灰球迷”的姿态,说上次俄罗斯队在世界杯上发生与5有关的数字是14年前。那场比赛一个叫萨连科的球员独中五元,并摘得了那届赛事的最佳射手,可惜那届比赛俄罗斯队仅仅赢了那一次。

  记者问斯塔斯俄罗斯会不会夺这届世界杯的冠军,不知道是他觉得这个问题有点玩笑,还是手机的翻译不太准确,他只是腼腆的笑笑没有说话。

中新网记者 田博川 摄"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18/06/15/d8b74e4646a94f0c857c9b7166816286.jpg" style="border:px solid #000000" title="喀山街头的足球元素。 中新网记者 田博川 摄" /> 喀山街头的足球元素。 中新网记者 田博川 摄 于是赶紧岔开话题,问斯塔斯有没到有到过中国。他说还没,只是以前有过租客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又说自己很喜欢中国的茶,那是他品尝过最好的饮料。

  聊到酒,斯塔斯又来了精神。他说自己喝过北京的二锅头,感觉甜甜的,很不错。还起它起了一个颇为优雅的名字“东方白兰地”。并托付我说有机会一定给他带上几瓶。

  和他告别的时候,斯塔斯似乎对记者独自的喀山行颇为牵挂,一直在说这里很安全,不用担心。记者则送上拥抱并用自己仅会的一句俄语与他作别,内心里却也把这句话送给战斗在其他赛场的同事和我自己。“唔达奇”(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