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主页 > 维权 > 体育 > 列表
关注我们:

应聘反被公司骗钱 这次58同城等被牵涉其中

应聘反被公司骗钱 这次58同城等被牵涉其中

  (原标题:求职者应聘反被公司骗钱 58同城等被牵涉其中)

  2017年8月30日消息,毕业生被高薪岗位吸引,应聘北京中软瑞达科技有限公司,面试中被推荐贷款培训。但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发放补贴和安排食宿,更没有履行颁发技能证书和推荐就业机会的承诺;中软瑞达员工透露已数月未发工资,公司被质疑不合规定。《天天315》本期聚焦:贷款培训陷阱多,求职者应聘反被公司骗钱。

  据经济之声《天天315》报道,刚刚过去的毕业季中,不少学生就业心切,渴望能找到一份薪资高、待遇好的工作。然而一些公司设计了诱人的骗局,让不少毕业生栽了跟头。

  今年4月,河北邯郸的刘同学即将高中毕业,打算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找份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说有家公司叫北京中软瑞达科技有限公司。看到公司发布了让自己很感兴趣的招聘岗位,刘同学决定投简历试一试。

  刘同学:“我在58同城上看到了一个开发游戏的北京中软瑞达科技有限公司,他们上面写的是招实习生,有带队老师,每个月给两千块钱,我觉得挺不错的,也挺感兴趣的。之后他们的人事部打电话,来让我到邯郸嘉华大厦面试。”

  不过,刘同学在面试过后,却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开发游戏的科技公司,而是一家教育培训机构。想到在这里学些技术有助于更好就业,于是刘同学在招生人员的推荐下,和公司签订了一份《参加培训及安置上岗协议》,开始了为期四个月的“Java软件开发工程师岗前培训”。

  刘同学:“到那他开始说什么Java、大数据,诱骗我去培训4个月的Java,一个月在石家庄,三个月在北京,说学了4个月之后保证就业。负责人说可以留在本公司,也可以去别的公司,每个月就是4000-12000的工资,我就很心动。然后就诱骗我签这个培训及安置上岗协议的合同,贷款那一项直接就在这个合同里面了,通过9+12模式,前9个月中软瑞达负责还每月50元的利息,后12个月每月自己还1967.73的费用。他只是说学Java,前期你就不用任何付出,只有到后期从你工资里头扣将近两千块钱。签贷款合同是通过‘惠分期’贷的款,因为我不懂这些贷款的问题,中间一系列操作都是负责招生的那个人拿着他的手机帮我操作的,我就没有实际操作,之后他就拍了我拿身份证的照片,贷了19800的款。”

  通过贷款的方式支付了公司实训费用后,刘同学正式开始学习Java。按照《参加培训及安置上岗协议》中的条款,公司应向学员分期发放1500元的项目补助;学员到北京后,公司总部提供三个月的免费食宿。然而,实际上刘同学却并没有体验到公司列在合同中的教学服务承诺。

  刘同学:“我们开始在石家庄地区培训了一个多月的Java初级,吃住都是自己的。后来我们到北京昌平县沙河绿城阳光小区斜对面的原欧玛家具,培训中级和高级,合同上说的补助没有;因为那边拆迁,答应的住宿变成学生们睡在教室的地上和桌子上。我们刚到北京学Java中级,老师还挺不错,挺负责,按时到,按时教,可是一个月后他们就分班了,分成开发和测试两个班,之后的老师不按时到,也不讲东西了,因为老师亲口说的,公司欠他们三个多月的工资不发。”

  刘同学告诉《天天315》栏目记者,实际上学员们只上了2个月左右的课。而公司先前在合同中写明的“向修满实训课程者颁发软件工程师毕业证书并协助学员申请办理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紧缺人才职业技能证书”,以及“为合格学员安置软件工程师就业机会和提供三年内就业保障服务”等内容,却全都没有实现。

  刘同学:“负责人说培训期间有兼职,会有学校的老师们带着我们做项目的,但是实际上没有;合同上说的毕业证书和软件开发工程证书也没有。我们毕业了,从他们所说的安置工作变成了就业部大门紧锁,没有人管。之后我们去了昌平区教育局,咨询结果是中软瑞达没有办学培训的资质,我们才明白这是一个陷阱。现在培训结束,我们目前还能联系到的有400多号人,面临就业问题,还背负着高额的贷款。”

  刘同学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为他们上课的老师因为公司欠薪而无法继续授课。而记者了解情况后发现,除了公司的法人和几位股东外,维持公司运转的各部门员工、以及为学员授课的老师都是受害者。这其中,一位市场部的负责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这位市场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各个股东可能因为利益分配不均,经常出现一些矛盾,给市场部带来一些困扰。2016年年底的时候矛盾比较大了,法人挪用公款,带着他的家人到海南,大概是花销了将近100万。过完年以后,我们市场运营就开始出现问题,因为它挪用公款的行为已经导致我们市场没法正常的运营了,所以各项开支都拿不出钱了。2月份发工资的时候开始拖欠半个月,到3月份的时候开始拖欠一个月,4月份基本上工资就属于不发的状态。我那时候就跟老总商议,让他先把员工的发了,管理层的慢慢地去发放,但是这个事情拖了一两个月,一直到5月份基本上法人就不发工资了,也联系不上,到6月份我们这个公司基本上就面临解散。”

  针对学员投诉的教育贷款问题,这位市场部负责人从公司管理层的角度做出了解释。他说:“其实它就是一个利益关系。像这个贷款,基本上你符合资质它都可以给你审批,现在很多机构也都这样做。有固定的场地,达到300平米以上,往届的学员能够50个,有一定的流水,就可以进来。学生贷款的款项是下到法人的账户,就是史凯鑫个人的账户,并没有下到对公账户。这些是学生的培训费用,因为他们到这来学习技术,包括后期推荐工作,都需要一定的费用,像公司租赁场地、人员开支都得从这费用里面算。一开始我们选择的是对公账户,但是后来因为这个民营小企业也不给员工上五险一金,对公账户流水太大怕税务局查,法人就开通了几个银行卡,尽量把款项都转移到他个人银行卡里面,后来直接就把这个款项就打到了私人账户,就是史凯鑫招商银行的帐号里,包括学生交的现金也是到他的个人账户里面。”

  而关于公司在学员交付实训费用后没有按照协议提供食宿、学员完成课程后没有依据合同协助就业等情况,这位市场部负责人也做了证实。

  市场部负责人:“因为学生的贷款是19800,后三个月是包食宿。一开始运营是非常正常的,学生正常的食宿没问题,但是后来因为钱都下到史凯鑫的个人账户,他就不愿意出钱了,所以学生这块就开始出现问题,住宿和吃饭就都需要学生自理了。后来牵扯到拆迁的问题,我记得是史凯鑫拿学生做要挟,逼政府给赔偿款,各种手段哄骗学生让学生留在教室,不给予就业,一直拖着学生的时间,其实就是拿着学生做筹码,然后要拆迁款。拆迁款下来以后,学生他就不会再管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