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999999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Q报料:999999 行风监督:33333
关注我们:

谁来为农民的苦难和良心买单?

警报!有人向农民开了“三枪”!

农民是最辛苦的一群人,他要靠汗水才能欢迎丰收;农民是乡下人的代称,他曾经是被城里人看不起的一群人;农民户口吃香了,农民也曾经是最让人羡慕的一群人!

如今,让农民进城变成了新的趋势,听,农民进城的号角已经吹响,看,已经有人向农民开枪了!

第一枪:粮食不值钱!

玉米取消临储,调整为“市场化收购”加“补贴”的新机制,玉米价格进入长期下跌模式,玉米去库存的关键,不是如何把粮库的玉米卖出去,而是大面积的调整种植结构,未来十年,玉米、水稻、小麦种植面积都要调整!

今年秋天的玉米可能只能卖到5毛钱,不管优势产区还是非优势产区,已经不再鼓励大面积的种植玉米,虽然鼓励玉米改种大豆,但农民被进口大豆伤透了,棉花、水稻也不容客观,小麦价格还能凑合,但不知道还能坚挺多久!粮食不值钱,农民种地的积极性大大下降!

如果说以前农民种地,还能挣个小钱的话,这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农民彻底迷茫了,不知道该种什么,这标志着一个农民种地不挣钱的时代真的来临了!谷贱伤民,这是农民最大的致命伤!也是最狠的一枪!

第二枪:取消农业户口!

4月19日,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今年首要任务,是使所有的地方都能够出台具体落实国务院户籍制度改革的做法和政策。

城乡户口的差别,使得很多农民不愿意农转非,不愿意进城买房,现在的农村户口已经今非昔比了,农村户口可以转成城市户口,但城里户口无法转成农业户口,所以很多农民即便进城买房,也不会真正放弃农业户口,取消农业户口,这不得不说是促使农民进城的“重拳”!

至此,目前中国出台户籍制度改革方案的省份增加到29个,包括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江西、湖南、湖北、广东、广西、黑龙江、吉林、辽宁、重庆、云南、甘肃、青海、福建、江苏、安徽、贵州、四川、新疆、宁夏、浙江、海南、内蒙古、天津、上海。取消农业、非农户口区分。

倒退几十年,城市户口是香饽饽,为了一个城市户口,多少农村孩子苦读上学,多少人花钱买户口,为的只是一个商品粮户口。现在农村户口是香饽饽,为了几亩地,为了城乡拆迁的补偿费,多少人渴望城市户口转农业户口。可惜,以后再也不会有城里人和乡下人的区别了!农民还有坚守农村的理由吗?

第三枪: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

最近爆出了内江试点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政策,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分为永久退出和长期退出两种方式。前者是将土地承包经营权永久交还给村集体,后者则是将土地剩余承包期限内(2029年之前)的承包经营权交还给村集体。

听到这个消息的很多人也是醉了,土地是农民最大的财富,也是农民的命根,土地代表着农民的温饱,一般的土地承包年限是30年,导致了很多去世的老人依然拥有土地,很多后来出生的人没有土地。但之前有一个明确的规定,承包地不得买卖。

补偿标准是同村民协商而定的,永久退出按每亩每年1000元,补偿30年计算;长期退出按每亩每年850元,补偿14年计算。

农民的土地终于值钱了,永远退出一亩地可以换三万,但代价是永远失去土地。就算不放弃土地,长期退出,按照现在的粮食价格,一亩地种小麦玉米,一年未必能挣个850元,表面上看农民还是划算的。但永远不要低估了农民对土地的感情,宁可不挣钱的种着,也不愿意放手土地!

如今,粮食价格下跌,土地流转渐成趋势,让农民进城变成了主旋律,不管农民愿意不愿意,大量减少农民的数量,把土地集中到少数人手里,一定是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趋势!

*江苏现养鹅诈骗产业链,而且正在流窜作案!

“包饲料、包技术、包成活、包温棚、包送货、包回收,甚至还保证利润。”

这看似是一个只赚不赔的生意,但在这背后确是一个涉嫌诈骗的局。

数百人的受骗名单,其中的48人,涉嫌被骗金额267万余元。

被骗者来自河南、贵州、四川、河北等15个省份,最高被骗30万,48人中有23人在后期通过报警等渠道获得了部分赔偿。

记者发现,涉事鹅场除个别几家外,几乎全部位于江苏沭阳县。上述48人被骗时间集中在2016年。

虽然在去年5月,当地曾召开了治理“鹅苗交易诈骗”的专门会议,但仍有部分不法商家继续发布广告招揽生意,也有部分转移到外地。

有受害者表示:“从假广告到假鹅苗、假疫苗再到假饲料,当地已经形成了一条诈骗产业链,操作手法熟练,就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买鹅——10000只鹅苗只成活100只

去年4月份,家住江苏常州的杭飞(化名),在大学毕业几年后准备创业。杭飞在网上检索后,看到不少关于“养鹅”的商家网站。——“养鹅”商家的营业执照▼

“网上宣传的很好,有报销来回考察路费的,还提供技术人员上门指导,包疫苗,保证回收成品鹅,还包饲料。”杭飞说,当时看几家养鹅厂的宣传,基本都是在江苏沭阳。

选定其中的一家后,杭飞乘车到养殖场进行了实地考察。

杭飞在现场看到,这家鹅场很大,工商执照也有,现场还有很多外地人在参观。“当时接待人员讲了很多,比网站上宣传语还要诱人,最后给人的感觉就是养鹅肯定能赚钱。”考察结束后,杭飞订了1000只鹅苗,并预交了30%的定金。

第二天,一辆大货车就带着“技术指导”和鹅苗来到来到杭飞家。

杭飞记得,当天人和货是接近晚上才到的,当时他向随车人员交了尾款,加上此前的定金一共2万9千元。

期间,双方签订的合同被对方以需要“申请饲料”等理由扣留。杭飞当时对此并未在意。

两天后,“技术指导”离开,随后杭飞的鹅苗开始陆续死亡,最终只有400只存活。

“自技术指导走后,厂家开始还接电话,但都是推脱,后来电话也不接了,最后直接关机。”杭飞说。

其他被骗47人的经历几乎和杭飞的遭遇一样:看到广告后,到当地考察,随后进入骗局。

在受害者提供的一个网站上,至今还写着利润分析:养殖大种鹅1000只以上,一年养4批,利润在32万以上。

江西农民胡有明,是这48人中订购鹅苗最多的,去年3三月份他在沭阳一鹅厂考察完毕后,一次订购鹅苗1万只,但最终成活只有100多只。

河南的马鹏飞在沭阳扎下镇一家鹅厂订购的1200之鹅苗最终只有3三只长成。

胡有明说,当时就感觉找到了一个创业、发家致富的好路子,“看到网上很多这样的宣传网站,觉得不会有假,去到当地也看了鹅厂,再加上对方的推销,就相信了。”

部分受害者提供的“鹅苗购销协议”,文中有“保底收购价”▼

受骗——“假鹅苗、假药、假饲料”

根据对这48人的采访,发现有5人在交了定金后,没有收到货,因此被骗。

其他43人基本都是在“技术指导”第二天或者第三天走后,随着鹅苗的大量死亡后确认被骗。

贵州人周平(化名)在去年4月购买了4000只大种鹅苗,每只价格18元。在给鹅苗注射疫苗后开始陆续出现死亡。

为此,周平向当地一个公务员亲戚救助。在这名亲戚的指点下,他把鹅苗、疫苗和饲料等拿到当地县里的畜牧局。

“畜牧局的专家和工作人员看了就说,鹅苗不是大种鹅苗,疫苗是假的,根本起不了作用,饲料也是三无产品。”周平说,在专家的建议下,他购买了正规的疫苗,最终有1000只左右的鹅长成。

周平说,当时鹅厂的宣传是,大鹅的体重平均能达到15斤,回购价格最少10元。但最终这些大鹅的体重只有商家宣传的一半,最终只能以7块钱一斤的价格处理。

周平说:“从假广告到假鹅苗、假疫苗再到假饲料,当地已经行程了一条诈骗产业链,操作手法熟练,就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记者统计发现,48名被骗者来自河南、贵州、四川、河北、福建、江苏等15个省份。

这些人中,绝大部分是农民或者打工者。

河南的王鹏在去年5月购买了5千只鹅苗,本想在家创业,受骗后一共损失了8万多元,今年再次到外地打工。

48人中,有一多半是初中以下学历,接近一半是大中专学历,有三个人是大学学历。

最小的22岁,最大的60岁,其中“90后”有12人,“80后”有12人。

这48人中,只有少数几人此前曾有过养殖经验,其余人都将此次养鹅看成是一次“创业。”

维权——缺少核心证据维权难

发现受骗后,48个人里只有23个人得到了部分赔偿或者补偿。

贵州的周平是其中维权较为成功。

(责任编辑:admin)